姜挽安。

取腰间明珠弹山雀

【异坤】浪漫把戏-上

坤视角,双向暗恋。
-
私设,勿上升。

Bgm:贝加尔湖畔

你清澈又神秘,

贝加尔湖畔。




九月的阳光是覆盖在湖面上的温柔。



收拾画板时我脑海里突然冒出来这么句,下意识从包里掏出纸笔记录好,再继续手上动作,不远处平静的湖面上有几只飞鸟掠过。



灵感是稍纵即逝的财富,先前我初到俄罗斯时不过十来岁的模样,旅游业还没到旺盛的巅峰,这静谧如画的贝加尔湖边常常只我一人,在朝霞夕阳间描摹着独特的自然风光。



现如今社会发展迅速,越来越多人开始选择在空闲时寻觅一处景色,愉悦身心。簇拥来的各色工作者也逐渐增多,接踵而来的当然是翻了几番的竞争者。



即便这样我也依旧坚持支付着每月高昂的心理咨询费用,尽管代价时不多的假期还得用来写诗赚取稿费。但我并未有所动摇,美其名曰放松身心,实则悄悄迷恋着心理医生。




想到晚上还与医生有约,我不顾颜料沾到衣服又加快动作,背起画板离开了湖边。



心理医生姓王,王子异,会说流利的中文。据我观察,可能不是单身。



-



从巴士上纷乱的人群中穿过时天黯了大半,霓虹灯连着店铺招牌点亮,盖过也吞噬天空中本该璀璨的星轨,车灯闪得人眼底发痒。



王子异的居所是独栋独户的别墅,相比我那每逢雨天就跳闸的小公寓不知好上几倍。这样的住所对于每个社会底层的青年都是可见不可求,是枕上梦里才有的场景。



尽管很多时候我深刻怀疑他只有我一个客户,因为这种贵到离谱的咨询价格让他看起来像个十足的庸医。但也只有我知道,他真的有能力担待这个价格。



我正正衣领轻咳几声,抬手叩上那雕着精致纹路的木门。



两分钟后王子异端着咖啡前来,用惯有的职业微笑将咖啡递过来。熨过的衬衫光滑大气,发胶完美固定着浓郁的发量,一切都那么妥帖。



我恰巧低头瞥见自己衣角上的颜料痕,局促地揉了几番塞进裤子里。



这样的见面不是第一次。只不过往日我都会先回家一趟打理好,再体体面面出现在王子异眼前。但今天一向准时守约的王子异意外地说要提前咨询时间,晚上有私人事务。



能是什么私人事务,和隐秘相好约会?我想到这儿有些失神,力道一卸咖啡便洒到地毯上,手还保持着端杯的姿势,僵在那不知如何是好。



好在王子异并不计较。他递过手帕让我擦干低落到手背上的咖啡渍,弯腰卷起地毯暂且丢到墙角。整套动作行云流水极其自然,漂亮的眉毛都没皱一下。



他收拾好便转过身来,请我坐到日常咨询用的沙发上,戴起银边眼镜坐在对面。



“最近有什么想不通的地方?或者说困扰?”



“睡不着,没灵感。”

——失眠,夜夜都在想你。



“有没有归结过写出来东西的大概方向?”



“很忙,暂且没这个想法。”

——有啊,全是给你的情诗。



“那..蔡先生的画方便观摩吗?”



我思考片刻,确保画夹上只是今天在湖边画的景物后点头同意,从包里抽出不久前刚刚上色完毕的作品。



画里是野餐的人们。这个周末阳光明媚,许多家庭带着孩子来湖畔放松心情。红白相间的餐布,手提篮里烤的刚好的面包,光线包裹下如明镜般透彻的湖面,它们得了幸,撞上我搭配恰当的色彩,更添了几分充实感。



王子异低头打量许久,又原原本本将画递回来,动作简练礼貌。我多希望他一个失手做错些什么,说不定我还能多赖几分钟。



王子异又恢复先前那种端坐着的姿态,温柔的眼神包围我的那刻居然含着窒息感。我低下头盯着地板,不敢多直视他一秒。



“看起来情况算稳定,可能是休息不当。就算要画画也应该注意睡眠,少熬夜。”



我咬着唇拼命点头,话的内容听得却不大清楚,或许是他的声线过于舒缓罢。反正他说这么多,最后的结局也就是给我些药。



王子异的独特就在药方上,别的心理医生都开安神的专业药品,这位先生板着脸认真告诉我,睡前多喝红豆薏仁粥。



不用抬头也能猜到他的眼神。我站起身拎上包,动作滑稽地向王子异挥挥手就朝着门口小跑过去,途中还完美的飞跃跨过被我弄砸的悲惨地毯,顺带祈祷他不会想起来要我赔。



门打开的那刻我着实见识到夜风的威力,没有暖气笼罩的秋夜就像零下几度的冰窟,冷得我浑身颤了颤,将包紧紧拢进怀里。



后脚刚要迈出去,王子异突然在身后唤起我的名字。我认命地闭眼摸摸口袋,确认有多少钱能用来赔偿他的损失,顺带哀叹又要多啃几天干面包。



“我现在只带着六十..”正要涌到嘴边的话突然被温暖击退,我先前单薄的肩上,覆着王子异惯穿的那件大衣。



“注意保暖。”他对我说。



-



我连着喘了好几口气,终于确认这周边潮湿还散发着奇怪味道的地方就是我家,而不是那个有如梦境的地方。



身上王子异的大衣还安安稳稳裹着,上面是他喜欢的香水味道,真实又缥缈。



缓过来后我粗暴地丢下包,将大衣挂在沙发边缘便冲进浴室。热水器还没修好,温度时高时低。但我没心思去顾这些,任由冷水漫过肌肤带来颤栗的感觉。



不是梦,温度都很明晰能触摸。



逐渐冷静下来后我关了水套上睡衣,用毛巾随便擦拭过头发便往床上倒去,脑子里实在乱得很,不知因为冷水澡还是王子异。



再度醒来是在隔天中午,窗外正细密地砸下雨点,屋内潮湿更甚。我在连打几个喷嚏之后,明白自己彻底被冷水浇感冒的事实。



我裹着被子翻下床,慢慢挪到沙发前。桌上摆着前几天买的红豆和薏仁,但我懒得动手,直接倒了杯温水囫囵喝下。王子异的大衣就在身边,侧头轻轻埋进去鼻腔里就溢满他的气息。



他现在正做什么?和他那个宁愿提早咨询时间也要陪的相好,还是像我常常梦见的那样,坐在窗前戴着眼镜,动作轻缓地翻着报纸?



我一头扎进大衣软绒的毛里,逼自己停止这种无聊猜测的延伸。



休整几个小时后总算能提起些精神,我整理过画包拿起大衣便又决定出门。底层劳动人民不放假,再累再苦也要自己担着。



-



我断然没想到会恰巧碰上王子异,好在出门时我顺手夹上了他的衣服,正好顺便还回去。



“这是你画里的地方?”



王子异看起来心情不错,将大衣挂在胳膊上带着笑问我。我正端着色盘调颜料,头也没抬便只回了句嗯,还带着浓重的鼻音。



“很美。”他认定般点点头,眼神带着坚定。我被他可爱的模样逗笑,将视线投向远处的人群,自然地拿起画笔开始描摹。



王子异没说错,白日里的贝加尔湖确实完美诠释了美的极端。波光似要蔓延到无尽天边,注入晨昏朝暮,倾断千秋四合。湖畔绿草如海般连绵不绝层层叠叠,都在风里飘动生长,向着水面,向着天空。



松杉烨杨下有河汊纵横,明眸深处有波澜浮动。一如契诃夫神化却又不夸张的描述,清澈水面像透过空气,万物都历历在目。



我侧头认真为画覆上最后那层色彩的时候,王子异忽然从身旁凑近,温度忽而自身侧拥来,害得我措手不及。



“坤,你见过夜晚的贝加尔湖吗?”



他低沉又舒缓的声音轻轻抚过我肌肤,像是最高限度的麻药激得人无法动弹。我深刻的明白这举动对于“医生”和“病患”来说显然过于亲密,但对于沉浸在幻想中的我,更愿意接受这个隐晦的事实。



“没呢,一般都是白天来。”



“有机会,我带你看。”





-tbc



来日方长–2

文革AU,切勿上升。

前文: 1

没有清除的毒素最后一定会进入血液。

一点废话:这章之前有发布而后删除,原因是当时自认对于史实了解的不够完全,故对一些不恰当的内容进行了改动。前几个月三次很忙没空,现在会抽出空来写,三党辽但这个坑不会弃,缓更。

如果有不符合史实不恰当的地方请务必指出让我修改,万分感谢。

【异坤】忠犬三十题/甜

内容瞎编 王老板生日快落
◎看酷盖化身忠犬系男友日常

◎1–10——

1.早早准备好的营养早餐


王子异的生物钟是专属定制的,只为蔡徐坤一人服务。


天刚刚露出浅淡的光亮时起床,动作要无声无息,还得顺手帮身旁沉浸在睡眠中的人掖掖滑落的被子。到厨房里取出食材定好时间,然后出门晨练。


回来的时候太阳已经露了个边儿,从窗帘缝钻进来落在蔡徐坤裸露着的脚踝上。王子异必须按照程序,先把被子轻轻掀开,看人不满的翻了个身之后低身搂上去,下巴贴着人小巧的鼻子,嘴唇虔诚地贴上人额头。


“坤儿宝贝起床啦。”


语气必须要轻柔舒缓,温柔宠溺。蔡徐坤会满足地睁开眼睛挂上王子异的脖子,让王子异带他去刷牙,然后准点坐到桌前喝红豆薏仁粥。



营养早餐是非常必要的,做多了运动要注意养生。


2.抱在怀里,帮你套上袜子


百分九的集训每个队员都很准时,除了借着队长名义徇私枉法的蔡徐坤以及队长的男朋友王子异。


因为王子异在身边时蔡徐坤的自理能力几乎小于零。衣服要王子异帮他仔细穿上,刷牙要王子异握着他小一圈的手,时不时累了还要王子异亲一会儿咬着耳垂哄才愿意动。


队友的电话过来催时,王子异抱着蔡徐坤,在帮他穿袜子。蔡徐坤靠着王子异的胸膛,眼睛还半眯着。


换做平时的佛系bro,王子异会老老实实地接起电话,礼貌地先道一通歉,然后迅速赶往练习室。可惜王子异哄蔡徐坤时的脾气就像蔡徐坤的起床气一样阴晴不定,毫不犹豫地伸手摁灭摆在桌上的手机屏。


“谁呀——”蔡徐坤嘟着嘴巴问王子异,王子异帮他套好袜子俯身堵上去。


“骚扰电话,我举报了。”


3.被吻干的泪痕


蔡徐坤站上舞台被聚光灯包裹的一刹,他就是最独立站得最高的王。


所有团队都需要冲在最前方的领头者,所有舞台都需要散发最夺目光束的C位。而蔡徐坤身为两者兼并的人,很多委屈永远都必须藏在心里。


但现在不会了,蔡徐坤有他的小树洞。


“今天状态不太好,彩排一点都不理想。”回到宾馆后,蔡徐坤吸吸鼻子将头整个埋进王子异怀里,压抑许久的眼眶在那个动作产生的瞬间就完全红透。


王子异笑着去捏他圆乎乎的鼻头。“也不算正式登台嘛,我们坤坤这么厉害一定能调整好的。”


“可是..”蔡徐坤咬住唇,睫毛挂着泪珠,再顺着脸部柔顺的弧度滑到腮边。“很多人都说我做的不够好,所以我必须更努力呀。”


“坤坤在我这里是最棒的。”王子异低下头想去寻他柔软的耳垂,犹豫几秒又转而移到他泪珠停滞的脸颊,舒缓地印下一吻,眼泪咸咸的味道在唇端打转,独特的浪漫。


你只需要负责快乐,我会在你身后替你擦去所有眼泪,替你抵挡所有疾来风雨。


4.需要的时候迅速抵达身边


蔡徐坤最难治的毛病是过敏以及突如其来的生闷气,而这些毛病只有王子异一人懂解。


王子异去巴黎那段时间大概是他们分开最久的一次,蔡徐坤跟着弟弟们玩儿到忘我,以至于晚上睡觉时才发现身上密密麻麻地起着红点,麻痒难耐。


王子异的晚安电话如期而至,蔡徐坤却难得没有乖乖入睡,偷偷跑到微博小号去查王子异的行程,他之前一直没好意思开口问。


凌晨抵达机场。


蔡徐坤浑身都在发痒,但他懒得去翻药膏,他自己涂的时候总是掌握不好力道。闷闷的难受害得他睡不着,硬是盯着王子异的枕头发了几小时呆。


手臂上像是爬满不知名的虫类,蔡徐坤憋的难受又不敢挠,几乎要忍出泪来,心里暗暗为王子异没有发现自己的异常生闷气。


其实王子异听出来了,从蔡徐坤焉巴的语气里他就已经猜到,所以他没有在机场作一刻耽误,下了飞机就直奔家里。


蔡徐坤实在忍不住起身去门前的药柜翻找,顺带用一侧的肩膀夹着手机给王子异打电话。铃声响了一会儿,冗长的忙音取而代之。


蔡徐坤咬着唇正要急哭时,门应声而开。王子异从身后抱住他,手里已经备好了药膏,帮他轻柔地涂抹。


“只要坤坤需要,我随时都在。”


5.仅仅是十指相扣都兴奋的像中乐透


蔡徐坤其实脸皮薄的很,在王子异身上。


他的一个小秘密只有自己知道,他每次和王子异拉手,其实都有悄悄的脸红。王子异问他他只说是妆面的缘故。


王子异生日时百分九内部也举行了一场小派对,轮到大冒险环节时题目是两个人十指相扣说出藏在心底的话。


剩下七个成员都是明白人,光明正大地玩了一波暗箱操作。蔡徐坤本来想拒绝,在队员们面前脸红实在丢脸,但对上王子异炽热而真挚的目光时他放弃了退缩。


十指紧扣,相互缠绕。


完全扣在一起时蔡徐坤理所当然地红了脸颊,王子异却识趣的及时吹灭蜡烛,蔡徐坤脸红的那一个瞬间,只在火光熄灭的一刹那,出现在王子异眼睛深处,闪烁波光。


因为你是我的,所以对我的所有情绪都只能我一人独享。


6.塞得满满的都是他的硬盘


王子异嗑再多忘不了也总有忘记些事的时候,但有关蔡徐坤的记忆他能还原到滴水不漏。


爱人简单特别的小习惯,他从来配合的天衣无缝。爱人在他面前不一样的性格,他能摸得一清二楚。所以他把蔡徐坤惯成一个无忧无虑的的小孩儿,在他这里单纯的可怕。


当然记得最牢的,是爱人身上的敏感点。


这也是蔡徐坤最服王子异的一点。每次起床后浑身的酸痛都加剧他的小脾气,可回想起前夜王子异每次恶作剧般恰巧擦过自己最享受的地方,想起自己哀哀求饶的低喘,蔡徐坤还是会脸红。


7.特殊的消息提示音


狮子座的占有欲特别强,对方的一切都必须和自己有关。


听过王子异给粉丝录的一段音频后蔡徐坤扎扎实实生了两天闷气,后来还是王子异没办法哄把他推到床上才恢复正常。


然而从那以后蔡徐坤就迷上了给王子异录各种音频,并且强势要求王子异把这运用到所有能用的铃声上,以至于蔡徐坤甜腻腻的“老公我爱你”在餐厅响起时,某山东队友差点把手里的肉串都吓掉。


王子异淡定地递过去一张纸,然后换上温柔表情接起电话。


“衣服拉链卡住了?宝贝我马上就到。”


8.眼巴巴盯着单独分组期待头像亮起来


王子异作为队内养生代表,从来都是以督促队友们少玩手机的形象存在。但蔡徐坤不在身边时他几乎24小时盯着手机屏幕,也不做什么,眼神直勾勾地像要戳上去。


“子异,一直发呆是过度疲劳的表现啊,要保持适度的休息。”尤长靖身为大哥表示担忧的关怀。王子异应下将手机收进口袋里,屏幕却还未熄灭。


屏幕上的分组页面里,单挂着蔡徐坤的一条被点开,王子异就那么盯了一整天。


“有关你的一切,我都愿意慢慢等。”


9.新邮件  情书  不是你的  删了吧


王子异生来就是张受女孩喜欢的脸,桃花运旺得不行。现在站在如此闪耀的高度,当然有更多以前的熟人在默默追逐。


为了艺人隐私起见王子异开了新的电话号码,不过以前的电话卡偶尔无聊时也拿出来用用,可以慢慢跟蔡徐坤聊一下午而不会被别的工作电话切掉。


那天跟王子异通完电话后忘记换回来,充电时无意间瞥到了屏幕上的短信通知,于是下意识的划开。


只看开头一段王子异就明白了,暗恋者的情书,写的还挺动人真挚。



王子异面无表情的删除信息,屏蔽发件人,干脆利落地为自己杜绝了一切花里胡哨七七八八的不干净信息源。


情书个鬼啊情书,不是蔡徐坤写的都当假话处理。


10.为了你的电话一秒退出游戏  从此背上“猪一样队友”的名声


王子异从来不参与队友们的深夜吃鸡小队,但近来被蔡徐坤各种安利死缠烂打,还是被强行拉入了某神秘组织,并凭借高超的枪法一夜之间跻身组织老大。


那天时近深夜,蔡徐坤洗澡时王子异被队友们强拉拉到楼下开了一局。剩下最后两个人对瞄时,队友们全都凑上来死拽着王子异不放手。


倍镜调好一切准备妥当,所有人紧张到呼吸都放慢速度,手机上方却突然显示来电,备注是坤儿。


王子异在经历队友赋予极大信任的凝视后,泰然自若的退出游戏,接听电话。顺手用旁边的抱枕堵住了队友就要出口的哀嚎。


“王子异,我衣服忘拿了。”对面的人语气委屈巴巴,王子异最吃这套,毫不犹豫地起身离开。


从那以后队友再没找过王子异打游戏,王子异也怡然自得,每天晚上等蔡徐坤打完游戏后给他熬粥。

“对游戏有什么兴趣,有兴趣的是你。”

——tbc——














【异坤】我睡了我最爱的太太/甜

【我睡了我最爱的太太】

*ooc 真的是ooc  不妥删 触雷删
*蒸煮混进饭圈系列
*速涂 没逻辑 尬甜致歉
  
当男朋友发现你的18r

  
备份:

  
那只能照着文来一遍对吧。

再备份

 

再能给我挂了我就穿过屏幕睡你。

















偷窥『甜』

*儿童节甜饼特供 一篇色气满满的清水
*浴室激情速打产物 ooc是我没错
*牙医丸x幼师葵的故事 没什么营养随便看看吧
*第三次屏蔽了 所以走外链吧

一起撬个天花板吧

我知道儿童节过了
昨天发的没了...